User talk:Unravel17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关于此版块

大学第一节写作课,老师说“众所周知”这句话,是典型的中文思维,因为紧跟其后的内容,往往并非众所周知,而是你希望读者提前了解、有所储备的内容。因此,申论一件事情“众所周知”不一定有事实的成分。“众所周知”这句话,既非事实,也并不能加强任何逻辑推理证明的强度。大众所知悉的事实,往往并不一定是真相,否则另類事實想必也不会那么流行。訴諸群眾是一种应当避免的逻辑谬误。我们可以尊重别人的选择,但是我们在事实和真理面前,不应当让步。暗示一件事情是“众所周知”的,其实上有制造对立的嫌疑。这句话好像在说,如果你不知道,你并不是人群的一部分,不是大众的一份子,而是这个世界的离群索居者,不够入流、不够世故、不够精明、不够老练。然而这个世界真的需要那么多老练世故的人物吗?难道老练世故的人都需要在皇帝的新衣面前默不做声吗?难道我们一定要畏惧世人的眼光,埋没在沉默的螺旋中,不敢说出自己的发现和思考吗?

百科全书的意义,就是在于每一个人有一个公平的机会,去读懂真理。它的出现本来就是一种对权威的挑战。在过去,人们只能在宗师、牧师、国王的荫蔽下了解到有限的真相,而百科全书则将这些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人类。从此以后,人类对知识的探究,不必畏惧于教堂的穹顶之下,而可以在阳光下大声欢畅。我们可以有宗教的虔诚,但是我们的苹果不再仅仅是亚当夏娃的禁果,而可以是宇宙和万物之间的微妙联系。因为我们得以自由地阅读,自由地批判,我们得以发展起今天繁盛的科学世界。任何观点都可以提出,但是实践证明比口说无凭,孰优孰劣,可想而知。科学的根基在于其可证伪性。任何观点都需要一种实践,能打破对其的认知。我们得以用实验,去证明什么是错误的,从而建立假说和模型,一步步地逼近上帝视角。

如果有一天,穹顶以普世价值、人权、民主、共产主义理想、某国特色等等各种各样的名义落下,我不能苟同。因为这个年代中,就算是群众,也不是真正的权威;事实即是事实,不歌颂任何人的事实本身,才应当是权威。大量歌颂事实的人,其实并非在陈述某种事实,而是在塑造一种观点,即某件事实是可歌可泣的。这种歌颂仿佛是在塑造一种新的权威。有趣的是,在自由面前,往往有着最多的奴仆,为自由声嘶力竭地呐喊嘶吼,咒骂责备。殊不知他们将自由视为新权威的做法,实际上已经限制了自己思考的自由。科学在否定之中前进,自由想必是不能依靠歌颂来证明其丝毫的公正之处。用普世真理去反复陈述同一件事情,和“众所周知”一样,仿佛是在制造对立,形成权威。信即是真理,信则不容置疑,信则不许反驳,这样的真理,和文革时期的真理确实相似了一些。这种非黑即白的逻辑已经走向了另外一种极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警惕。

星巴克女王 (讨论贡献)
特別星章
作為LGBT群體的一員,感謝您對HIV / AIDS相關條目的貢獻! let there be LVE 2019年5月17日 (五) 16:13 (UTC)
Unravel17 (讨论贡献)

感谢,我只是觉得原条目很biased,感觉就是骗骗一些只想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人的资料,例如反同的人用来反同、反共的人用来反共、反华的人用来反华,但是他们所用其实根本不是事实,只是自己想听到、想看到的事情。

回复“給您的星章!”

關於陳明通條目(續2)

5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你释放了善意吗?阁下完全没有提出过对这个条目任何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而我反复在强调:依据规定,阁下只要加上来源,我就可以不过问。我说的很清楚。你删了别人的来源,但是没有给出来源——所以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我公親變事主,你一定要我背上為内容舉證的責任”——我已经说了,添加或恢复内容的编辑者应承担举证的责任,这是规定,尤其是在生者传记中,不想争辩。

至于我是不是大陆的,根本不重要,我也一直知道阁下是台湾的IP,我有说什么吗?整段对话中,我有任何指出我来自哪里,或者阁下来自哪里的对话吗?而阁下要说我是大陆,这不是阁下根本就没有专注于对话,而是在怀疑我个人的表现吗?怀疑我个人而不是专注于内容本身的行为,属于诉诸人身,违反假定善意,而且毫无建设性。

另外,根据版本历史,阁下和我编辑时间以及习惯编辑时间差异巨大,我并无法无法理解阁下所谓的时间冲突的理由。

另据我最后一次编辑,补回了来源请求模版,发生于2019年4月4日 (四) 07:27,此时我已经在阁下原先的讨论页留过言,因此阁下进行了回复,时间发生在2019年4月4日 (四) 06:40 ,如果阁下在当时意识到自己无理由删除别人有关来源的注释(包括来源请求以及来源)的做法是错误的,就应该先补回来源请求模版,再和我对话,但是阁下没有作出任何建设性的行为,只是和我争吵,而且争吵中没有任何提议。

话题历史记录,即便是我关闭的话题,阁下也是应当可以再次开启的,阁下所谓的“无法撤回”“关闭对话”的理由,在我看来很具有迷惑性,而且去争论这些毫无价值。

此帖子已被WQL隐藏(历史
Unravel17 (讨论贡献)

禁止你IP是我提报,但是我没有决定的权力,我又不是管理员,我甚至只是一个普通用户,而且我也没有被封禁过,但是我始终知道:阁下可以依照流程走,因为维基百科不是一个没有规则的地方

我可以为了任何事情道歉,但是唯独您说的,我不可以——你没说清楚我违反了什么规则,我有什么必要道歉!

  • “尊重前人的編輯成果”,首先我以编辑差异的形式说明了我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尊重,阁下完全就没有针对性回复我,其次这不是一个方针指引,前人有表达不恰当的地方或者没有来源的地方,或者描述不符合来源的地方等等都是可以修改的,维基百科不是我也不是前人的一言堂
  • “更簡潔的文字簡單摘要敘述”不是维基百科的方针指引,而且我已经说明了我为什么不做么做。
  • 就以結果論而言,阁下不按照方针和指引评判我,上来就质疑我人品,我都忍了——您觉得我是好人做傻了,还是好欺负!有您这样说话的吗?您怎么不自己照照自己镜子!您到现在还在指责我的行为是污染维基的行为,却不给出证据,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

还推出三宗罪?有罪推定,真是可怕!不同意你的人都是在犯罪?怕不是文革还在闹!

关于举证责任方面,阁下的论述更是错漏百出,虽然我此前就已经指出了阁下的某些文段的逻辑有些问题,但此处我简直是震惊了:

  • “即便我已經解釋是誤刪”——我就笑了,您不是说“你編輯過的内容都是無法撤回的,我不知你使什麽黑魔法,總之一定會提示有時間衝突無法復原等語”?您的意思不是说这是我的魔法,怎么变成阁下的误删呢?
  • “何不自己添加呢”——我添加了,您要删除我的,我也问了:您既然要删除我的,您何必不自己添加呢?而且我此前一直建议阁下这么做,但是阁下一直拒绝这么做,要跑来和我辩论。
  • “查回過去的編輯記錄應該有記載”——同上,举证责任不在于我,阁下可以链接给我,但是我还是想问:阁下既然知道,那何不自己添加呢?那何必要和我一直争论到我不得不上报社群,而不是去自己添加改善条目到我无话可说、无法指责呢?您此刻的所做所为不正是在和我强调“但这是真实的!”?
  • “讀者理解事件的成本與難度更高”?——阁下的所坚持的原文对我这种对台湾又不太了解的人的理解成本和难度才是高。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底说了什么都不清楚,理解成本不够高吗?至于难度,如果阁下认为一个事实就只能推导出一个简单的观点,难度当然很低,但世界并非阁下想象得如此单纯!

至于阁下觉得我怎么想的,我只能说我无可奉告!也正因如此,阁下所坚持认为的我要“標新立異”、我“不尊重”等等话语之类的都毫无意义,因为您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力知道“我觉得”怎么样,同样,我也没兴趣知道你觉得怎么样,所以不要在我这里宣泄情绪,好吗?

至于阁下所说“你是處於内地,瀏覽境外的媒體網站有難度,我是可以理解的”,我才发现:阁下根本就没有看见过我的编辑就开始宣泄情绪,我援引的来源哪一个不是境外来源?

  • 如果阁下已经看过我的编辑却要发表这等言论,或者在看过我的用户页或者我的书写习惯后作出与条目内容、讨论内容毫无关系的判断,我可以理解为阁下所作所为是赤裸裸的地域歧视,甚至于对中国大陆维基人的恶意攻击
    • 我本来就没有兴趣去继续编修该条目,补充个来源还要被阁下指责。我已经以编辑差异的形式说明过我如何尊重前人成果,援引方针,解释过我为什么没有违反规定,但是阁下不对我的编辑差异进行指正,也不去进行更好的修编,而是针对我个人乃至无论是否是我正所处在的中国大陆的恶意攻击,我认为我没有必要继续和阁下进行沟通
此帖子已被WQL隐藏(历史
Unravel17 (讨论贡献)

你释放了善意吗?阁下完全没有提出过对这个条目任何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而我反复在强调:依据规定,阁下只要加上来源,我就可以不过问。我说的很清楚。你删了别人的来源,但是没有给出来源——所以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我公親變事主,你一定要我背上為内容舉證的責任”——我已经说了,添加或恢复内容的编辑者应承担举证的责任,这是规定,不想争辩。

至于我是不是大陆的,根本不重要,我也一直知道阁下是台湾的IP,我有说什么吗,整段对话中,我有任何指出我来自哪里,或者阁下来自哪里的对话吗?而阁下要说我是大陆,这不是阁下根本就没有专注于对话,而是在怀疑我个人的表现吗?怀疑我个人而不是专注于内容本身的行为,属于诉诸人身,违反假定善意,而且毫无建设性。

“你觉得”不能作为论证依据,因为谁知道“你觉得”怎么样?阁下自称“我從來就不以膚色民族歧視任何人”,但是我并不想知道,因为谁知道“你觉得”到底怎么样!“語言文字組織最混亂”的“最”也是一个“你觉得”,我不想知道!而且阁下反复反言,一会说我在使用魔法,一会儿说自己编辑冲突!阁下所说的我援引境外媒体有困难,更是罔顾我引用了阁下所谓的“境外媒体”的事实!自己不提出事实而只是提出观点,又不尊重他人提出的事实,而且反复扭曲事实的行为,令我震惊!

"過後我復原成之前的版本後,你並沒有為該内容添加來源"——中立性在内的方针是压倒性的,阁下删除来源请求的行为有违中立性,所以我进行修复。阁下既然认为我为“該内容添加來源”有违中立性,所以我在争议解决前就不添加,这不是已经部分依照阁下意见处理了吗?阁下还想我怎么样?道歉/鞠躬/下跪?真是岂有此理了?阁下还要说我拒绝沟通、缺乏善意?那我没有必要继续和阁下嘴硬!我不想知道“你以为”的善意是怎么样的!我只想知道阁下对该条目如何依照方针指引更好编修的意见!阁下去说我怎么样的行为毫无必要,而且很有可能再次被提报封禁!

Unravel17 (讨论贡献)

另外,根据版本历史,阁下和我编辑时间以及习惯编辑时间差异巨大,我并无法无法理解阁下所谓的时间冲突的理由。

另据我最后一次编辑,补回了来源请求模版,发生于2019年4月4日 (四) 07:27,此时我已经在阁下原先的讨论页留过言,因此阁下进行了回复,时间发生在2019年4月4日 (四) 06:40 ,如果阁下在当时意识到自己无理由删除别人有关来源的注释(包括来源请求以及来源)的做法是错误的,就应该先补回来源请求模版,再和我对话,但是阁下没有作出任何建设性的行为,只是和我争吵,而且争吵中没有任何提议。

话题历史记录,即便是我关闭的话题,阁下也是应当可以再次开启的,阁下所谓的“无法撤回”“关闭对话”的理由,在我看来很具有迷惑性,而且去争论这些毫无价值。

關於陳明通條目(續3)

2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我有失言,但是一定要论我有什么罪,请提告,阁下无权裁决。

王博士 (讨论贡献)

依據規定,陳明通的條目即不是閣下所熟悉也無關你事,你不應該擾亂性編輯,更輪不到你來過問。最重要的是,你目前仍未自己的破壞行爲道歉,一個星期過去了你毫無誠意解決問題,只會把頁面上鎖來逃避。


另外,大陸人身份是你自己提的,難道你忘了自己説過“政治人物說神鬼之類的,在大陸人看來也是不懂的....”,所以向我暗示自己是大陸人,然後又認爲我言語對大陸人有歧視有冒犯的意味,這簡直是網絡界的碰瓷。是不是有人忘了開始是誰說假定善意的,怎麽會別人一句毫無惡意的關心就認爲是歧視他大陸人的身份?


爲何你要破壞原本完美的條目内容,你一直沒正面回答,都搬了一大堆維基方針顧左右而言,顯得自己很博學對維基規定很清楚,然而不知你是否清楚維基并不是新聞報導,而且内容不應以第一手來源資料構成,人物事件的瑣事能免則免,這些應該在維基的寫作風格中有提到吧。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我不想和你繼續廢話,我現在給你一個建設性的解決方案,就是你為自己不當的行爲(包括:破壞、擾亂、狡辯、造謠等)道歉。至於跪下道歉就免了,我二十一世紀文明人不來這套,只要你認錯反省就行。

Unravel17 (讨论贡献)

你爱怎么办怎么办。

關於陳明通條目(續)

3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阁下的要求,在阁下不提供以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为基础的讨论前提下,我认为是毫无根据的,但是阁下的观点不是没有道理。阁下拒绝对我以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为基础的讨论进行同等的回应,在我看来没有有建设性而且缺乏善意的,而且有涉及人身攻击的嫌疑。

阁下不使用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与我进行对话,而且反复在强调没有援引依据的观点的行为,在我看来是无礼而且挑衅性质的,我已经回报社群。而且阁下一直认为我没有道歉,但是阁下可以Ctrl+F或者Command+F进行检索,我不想多说。

此外需要指出阁下的错误。

  1. 看别的人物条目怎么写不是一个维基编辑或者写作方针——每个条目的写作形式都有可能有所差异,但重要的是中立且有来源。阁下直接指责我不中立,而不是内容的不中立,对条目本身没有意义;阁下去除来源和来源请求的行为可能造成条目中立性的破坏。
  2. 维基不是原始资料的副本,并不是指维基百科不能引用人物话语,人物话语属于事实性成分,在诸多版权法律中并不受到保护,但是出版品或者未发表的纸质稿件或者相关实体等均收到版权保护。在讨论人物本身或者事件本身时,由于内容的不可替代性,我们也可能不得不进行引用:本着谨慎的原则,我考虑到这段话语无法被给出合理而中立的概括,因而只能进行引述。
  3. 我已经反复强调我赞成阁下提出的“维基百科不是琐事的集合”,但是阁下只是在一直在完全反对我所说所做。首先,这件事情对陈明通本人的评价观感实质已经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是否能算在琐事范围内,值得商榷。对于我一个大陆人而言,我还是因为他说这句话才知道他的。本着尊重并理解地域差异的原则,我才没有坚持是否为琐事这一争论。
  4. 根据生者传记的要求,“在维基百科中添加或恢复内容的人应承担举证之责”,我已经反复提出并且抗议阁下不加举证就去修改或者回退的行为。
2001:B011:E005:1B7F:A5D1:1BC8:A7EF:47BB (讨论贡献)

自己說了一堆狗屁理由後就禁止他人留言,好棒棒的一言堂啊。


你一開始就是動機不良無事找事,故意破壞原有的條目内容,現在反而惡人先告狀。請問以下兩點的維基編輯方針你做到了嗎?

  1. 把條目按照事實修編完善
  2. 重寫句子,讓他更易理解,更貼近來源的意思

你應該為自己破壞維基條目的行爲道歉,而不是在這邊和我爭吵,根本毫無益處。

我的主張很清楚,原本的條目内容已經很完善,如果你還有更多的資料想擴充内容,我樂見其成。但是如果你存心想污染維基條目,故意違反維基編輯方針,對事件報導内容不加整理就一字不漏貼上來,那很抱歉,不論你改多少次我都一律退回,這是我的堅持。

至於“來源請求”的部分,你之前已添加回去了,事情已解決,我已無復原誤刪的必要,所以請不要一直跳針指責我。畢竟事情因你而起,若非你破壞條目内容,我也不會去刪除你的修改,更不會誤刪“來源請求”的部分。

目前而言,陳的失言事件部分尚缺資料來源(有部分是之前別人破壞編輯時丟失),而條目基本已符合維基標準,希望你不要再次手癢胡亂編輯,謝謝。

Unravel17 (讨论贡献)

我没有道歉吗?我道歉了多少次?是你一直在和我争吵好不好?每一次都提出争论而不是解决方法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我就算再怎么说,我每次都在提议解决方法,而您一直只是在说我应该怎么样——Sorry,我不想和你说话。和你讲事实、摆道理都不听,你就是觉得别人都是坏人我也没办法,谁知道你觉得怎么样呢?而且你的行为一开始已经违反了假定善意!

Unravel17 (讨论贡献)

阁下的要求,在阁下不提供以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为基础的讨论前提下,我认为是毫无根据的,但是阁下的观点不是没有道理。阁下拒绝对我以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为基础的讨论进行同等的回应,在我看来没有有建设性而且缺乏善意的,而且有涉及人身攻击的嫌疑。

阁下不使用方针指引和编辑差异与我进行对话,而且反复在强调没有援引依据的观点的行为,在我看来是无礼而且挑衅性质的,我已经回报社群。而且阁下一直认为我没有道歉,但是阁下可以Ctrl+F或者Command+F进行检索,我不想多说。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怀揣着恶意去假定别人是不符合维基百科的方针的,所以阁下去说我“明顯不是以客觀中立的政治立場在修改維基條目”,却未指明我如何编修有错误,而只是泛泛而谈,在我看来毫无意义,且欠缺善意,所以我实际上是有点生气的,如果阁下觉得我说话太横,我道歉。

根据方针:纠正某人的错误(即使你认为这是存心破坏)要比控诉他扯谎来得好,因为那位参与者可能是善意的那么做。纠正一句你认为是错误的新句子,也要比简单地删除之好得多。所以我现在正在建议阁下这么做,请为之补充来源,并合理修编,而不是不断回退。

又根据扰乱相关方针:“如果此次出现来源资讯,什么也不做;如果没有来源,他们没有任何回应,再次回退。确认你的留言已清晰解释意见的不同。查阅你的编辑摘要。若可能,在讨论页建议折衷办法。”所以阁下添加上有来源的内容或者修改为有来源的内容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阁下这么做,我没有办法作出任何指责,而且我也不需要指责这样对维基百科有建设性的行为。

2001:B011:E005:17E8:3CFB:2F4:3B92:7079 (讨论贡献)
  1. 請不要技術性造成編輯無法回退,盡可能一次編輯到位而不是分成三次,每次別人都無法撤回你的修改,而必須完全刪除很無奈也很困擾。
  2. 如果閣下認爲自己引用的資料正確無誤的話,請自己文字整理後再加入内容,而不是把原始資料一字一句完全貼上。
  3. 閣下應該做的是尊重前人的成果,在本來的條目上增加更多的可靠内容,而不是依據自己的喜好修改前人的格式。


閣下的行爲在我看來是不友好的編輯方式,而且明顯不是以客觀中立的政治立場在修改維基條目。

Unravel17 (讨论贡献)

@(似乎ping是没有用的XD)

  1. 技术性造成无法回退的是阁下,而不是我,请自己查阅回退记录!是你在不断回退我的记录!
  2. 我没有将原始资料一字一句完全贴上,只是从原始资料的角度而言,你无法判断也不应该去判断人物到底是什么样的语气,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我只能留给读者判断——因为你去看陈明通的原话,并没有提到韩国瑜,我认为是否在影射韩国瑜需要读者自己判断,而不是维基百科来判断。
  3. 尊重前人的成果难道就是把前任所补充的参考资料全部删除,把前人留下的来源请求全部删除?阁下的尊重前人成果,我不能接受!但是阁下提出维基百科不是琐事的汇集地这一观点,却是可以认同的。阁下说到不能修改格式,但实际上一切格式实际上是为了内容服务的,空有格式而不修编内容,反而来指责我补充内容,我认为是可笑的!

最后,我看见来源缺了按照来源补充上去,这算什么不公正?你把来源请求去除,才是真正的不够客观公正!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友好的行为,或者我有什么不够客观公正的,请指明白,说明白,不要一句“我觉得”“在我看来”就好了!“我觉得”这句话可以加在任何论断前面,而不会有任何逻辑错误,因为谁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在回答你意见的时候,我每一个观点,基本都会进行逻辑思考,并且援引证据。我既不完全支持阁下,也不完全反对阁下,并且我也做了说明。我需要指出的是:随便质疑别人的观点、判断、立场而不加证据补充,而直接说“我觉得”,这样并没良好的思考和沟通习惯,希望阁下仔细思考!你可以为了一个观点和我争辩,但是请注意到,维基百科修编是事实,我关注的不是你对这个事实怎么看,而是你想怎么表达这个事实而使之更加客观公正,所以请不要言之无物,你说的是我哪一个行为,添加的哪些内容不符合阁下的标准,请具体指出,感谢!

2001:B011:E005:17E8:3CFB:2F4:3B92:7079 (讨论贡献)
  1. 是你不尊重前人的成果胡亂修改,我只是把你的修改復原成之前的版本,然而你“技術性”編輯導致維基撤回的功能失效,我只好全部刪除重新編輯。
  2. 你把陳和韓的對話一字不漏全部貼上還想狡辯?這不符合維基條目的風格。建議你多參考其他政治人物的維基條目是如何編輯,從來就沒有人把當事人於事件中的言行對話不加整理而一字不漏的全部貼上。這是維基百科,不是新聞媒體報導。
  3. 這就要問你了,爲何你把前人的資料全部刪除而換上自己的?本來陳的失言事件在維基已經寫得很清楚了,然而你卻把全部刪除,換上你那種莫名其妙的敘述方式才是問題所在。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勸你自己照照鏡子。客觀公正與否是別人對你的評價,而不是你自己主觀認定的。

Unravel17 (讨论贡献)

呵!您就是这样照镜子的?你口一个字都是别人的错!对,我错了,在你眼里我错的没有谱儿,而您什么事情都是对的!所以我所做所为都是司马昭之心,因为我是司马昭!有您这样说话的吗?我不会全盘否定你,但也请别全盘否定别人!

  1. 首先撤回功能没有失效!即便是我许多次前的撤回,你直接点到那一次我的编辑去撤回,你就可以撤回,我哪里技术性了?我一开始还奇怪了,说我技术性?自己没学会,怪别人咯?
  2. 其次,原文没有来源,而且已经被标注来源请求。我去好心去网上查出来源,并且依据来源的描述进行书写,有什么错了?又有哪里不够客观公正了?我又怎么狡辩了?原文没有来源,且和我的来源不完全相符合,就算是我的来源里面,我也不能把观点当作立场写进来,进行编修,有什么错了?而且我的编修,除了少部分内容,基本还原了原文的大意。
  3. 关于删除——口说无凭,我们就来字句对比,原文是:

2019年3月,发表了“禽兽说” ,表达了“人如果只求温饱,和猪狗禽兽有什么差别”的意思。因为其影射且暗讽了高雄市长韩国瑜只注重经济的政策方针而成为热搜关键字,同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而要求其致歉。隔日陈明通今举行记者会道歉,坦言“措辞不是很恰当”,引起大众不舒服,说声抱歉,也强调这番话并无针对韩市长,也没有对任何拼经济国人有不敬的意思。

我修改的是:

2019年4月1日接受宝岛联播网“新闻放轻松”专访时发表了争议言论:

有些人意志比较软弱,享受人家提供的惠台措施,意志就不坚定,觉得这样很好。……到底是要拜佛祖?还是要顾肚子?如果一个人只要顾肚子,而成为‘拜佛祖是为了顾肚子’,这样并不好,拜佛祖与顾肚子之间,还是有连动的关系。拜佛祖是精神信仰和生活,人不只是为了生活而已,人如果只求温饱,和猪狗禽兽有什么差别?

因为其影射且暗讽了高雄市长韩国瑜只注重经济的政策方针,引发网友指责,晚间更引起韩国瑜本人回应:

我们在拼经济,你讲这么恶毒的话是什么意思?陈明通你的书是读到狗的肚子里面了吗?你把你的知识拿来维护你的官位,昧著良心讲话吗?用禽兽两字形容有必要吗?

隔日陈明通举行记者会道歉,也强调这番话并无针对韩市长。韩国瑜表示接受道歉,希望一切过去。

请问我又全文删除吗?

首先,“发表了‘禽兽说’”是什么意思,您能解释清楚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2019年4月1日接受宝岛联播网“新闻放轻松”专访时发表了争议言论”?你的所谓原文连时间地点都没有,我改了,有什么错误?

其次,我指出,这些话语实际上没有直接谈到韩国瑜,但是后面我同样也认为是“影射且暗讽了高雄市长韩国瑜只注重经济的政策方针,引发网友指责”,而且这段是你所说的原文语句!“隔日陈明通今举行记者会道歉”我没有修改,但是后面的进行了简省,因为和道歉一个意思,并且我按照我获得的来源加上了事件的后续,即韩国瑜接受了道歉,又有什么错了?

最后,按照阁下的意思,客观如果就是别人对我的评价,岂不是在暗示我作为编者在编修条目的时候不需要保持客观的态度,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是主观的,那么我不是当然可以主观地去编辑啦?岂不是可笑!阁下这话语逻辑漏洞大着了!说话说清楚,不要随便抛出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论断!

此外,您建议我去多读读别的人物传记——感谢,这个意见我可以考虑。

2001:B011:E005:1BDF:3C90:3B21:967E:D147 (讨论贡献)

你編輯過的内容都是無法撤回的,我不知你使什麽黑魔法,總之一定會提示有時間衝突無法復原等語。


我對你的意見只有一個,就是你把本來完整的内容修改成亂七八糟,我看不過眼,於是重新編輯為你修改前的版本。本來之前的編輯者已經把陳的失言事件寫得簡而易懂,而你不知哪根筋不對勁,手癢偏要去修改,而且改得一塌糊塗,請問你是何居心?


你修改後發現,本來陳的維基條目言論部分格式很整齊一致,但被你這麽亂搞,就顯得很奇怪,前面三項都是一個段落一個段落地敘述,但到失言事件卻莫名其妙變成一字不漏照抄陳韓對話的格式。爲了掩飾這種格格不入的情況,於是你畫蛇添足在之前三個段落各自穿插你自己的標題,什麽反駁國台辦啦、什麽見面未公開等,意圖使其看起來不那麽明顯。你以爲別人不知,其實這些小動作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你之所以大費周章搞東搞西,無非就是想撤換掉之前編輯者寫的内容。


我不知道你對原本的内容有何不滿,或者你自己本身有什麽政治立場考量,所以非得修改不可,然而我想說,作爲一名維基百科讀者,你修改後只讓我看得一頭霧水,尤其是你一字不漏照貼陳的對話,什麽拜佛祖是爲了顧肚子又豬狗禽獸的,令人不得不懷疑陳是否有言語表達障礙,説話顛三倒四語無倫次不知他究竟想說什麽。


所以我還是想問你一句,爲何你要破壞本來簡而易懂的内容?如果你對別人編輯的内容不滿意,那你可以用自己的文字來敘述事件,而不是毫無整理一字不漏把當事人的部分對話貼上來。你這種編輯方式對維基讀者而言非常不友善,除非大家都有聼該期的節目,否則單憑陳韓一兩句對話根本就無法了解事情的全貌。


希望你知道自己錯在哪,不要自以爲是,説什麽不全盤否定別人,別人就不可全盤否定你。麻煩你先衡量自己是否有別人的高度,OK?另外,我不是叫你去讀人物傳記,而是叫你去參考維基百科上的政治人物條目,他們爭議事件部分該如何寫如何敘述格式如何等等,希望你能學習,不要自成一派把當事人對話一字不漏貼上來,你的行爲是在污染維基讀者的眼睛。

Unravel17 (讨论贡献)
  1. 首先,我重申,我没有施展魔法,你是可以撤回我无论多久之前的编修的。但也可能这个权限只存在于已登录用户,因为权限有所差异,但是具体我也不清楚。从我这边看,无论阁下在多久之前做的修改,我都可以撤回到那一次,这里面没有什么魔法,阁下不要再用魔法去指责别人。这个魔法,在我看来也只是“你认为”的部分。
  2. 你问我陈明通在讲什么?我当然也觉得好玩,因为一个政治人物在说什么神鬼之类的,在大陆人看来也是不懂得——但是他事实上就是这么说的——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也没有什么政治立场,但是我也请阁下尊重他说话的事实,他就是这么说话的,我也更改不了——需要知道的是,媒体怎么解读这些话,并不能影响到他说了什么,媒体的解读,至多只能算是很有影响力的观点,所以我并没有去除,而是紧贴文段之后。用媒体解读他说的话去代替事实,即是以观点代替事实,反而更加令想要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的人更加困惑。
  3. 阁下没有标U18,我就默认你我都是成年人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着多元的见解,您也不需要怀疑别人会有什么立场——事实上,在维基百科中就是有着许许多多不同立场的人,这点根本毋庸置疑!因此去怀疑别人什么居心,什么立场,毫无意义。
  4. 与其去怀疑别人是什么立场,不如把条目按照事实修编完善——您在这边和我吵,根本毫无益处!你去修编得更好不就是了吗?用得着去在那里指责别人?阁下如果持续改善条目,会有人看见的——而阁下目前的修编,包括去除模版、移除参考文献等行为有扰乱维基百科的嫌疑,至于怎么杨合理地移除内容,请参见编辑方针,其中关于移除内容需要考虑的问题如下:
  5. 同样的,基于对扰乱的怀疑,我所做得处理,也是符合方针的:

因此,同样的,阁下只需要阁下的修改加上可靠的来源,我就没有理由去理会阁下的编修。而阁下所做则是,删除掉可信的来源,且删除掉其它用户的来源请求,但是阁下一直却不承认这是一个错误,反而来指责别人,我觉得这不是成年人应该做的。

  1. 请参见我的用户页,我说我反对诉诸人身的方式去谈论一件问题,阁下一开始就上来指责我的政治立场如何,这是有违我的原则的,而且对讨论毫无益处。你去指责别人的政治立场,实际上有可能只是你个人偏见的成分,也就是“你认为”的成分,我认为,这不值得讨论,如果阁下一味地要去讨论你认为怎么样,我认为我没有必要去听你认为怎么样,因为我也有我认为。
  2. 阁下如果认为我人品有问题,让阁下感到不舒服,我道歉——但是我不能保证阁下所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如何如何的,但人身在世,不是所以意见都需和你相同,才是好的,如果阁下学过批判性思考与写作就会知道反对意见往往很重要,比起千呼百应的赞成更加弥足珍贵。
  3. 但阁下所需要知道的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因为别人说了什么或者环境,而去改变自己最根本的立场——所以我也尊重和理解阁下所坚持做的。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此处非无政府之地,阁下可以有自己的坚守,但是请仔细参阅用户方针,并作出符合事实的修订,而不是直接删除或者回退。
靖天子 (讨论贡献)
生物星章
感謝您創建刺鼠肽基因三核苷酸重复序列扩增肺表面活性物质无义介导的mRNA降解等許多質量不錯的生物學條目!這些遺傳、分生、生理領域的條目都是中文維基百科非常缺乏的,長年下來編輯此類條目的維基人亦屈指可數。提醒閣下一點微小的格式問題:條目的外文名稱({{lang-en}}內的外文名稱)不需加註粗體,僅中文別名需加註粗體。再次感謝您的貢獻!近期還有寫作哪些生物條目的規劃嗎?
Unravel17 (讨论贡献)

感谢,但其实也没有特定的计划。格式问题下次会注意的!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发现似乎有些来源有些问题,但是没有找到更好的来源,先不挂dyk了。

無聊龍 (讨论贡献)

您好,巡查路過。感謝貢獻生理學條目,敝人正打算代提DYKC,請問不介意嗎?

Unravel17 (讨论贡献)

介意是不介意,但是我其实还没修订完,还在看文献。

無聊龍 (讨论贡献)

瞭解,如果可以的話就由您自己來提吧。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1931年至1942年的关键人物是袁殊、扬帆,这两个条目写不好,潘汉年这段历史无法交代清楚,或者语焉不详、或者细节太多抓不住重点。1942年之后涉及敏感的新四军与日军问题,饶漱石和康生是前置条目。这些条目中,最容易撰写的是扬帆(不妨阁下先下笔这个),最难撰写的是康生(我计划近年把它克服)。这些写完后,潘汉年的条目框架就迎刃而解。精通日语且乐于助人的目前活跃的是AT,有资料你可以向他请教。目前我找不到这本书的中译本。在76号出入的人都已经被脸谱化,要去撰写有困难,也会有风险,不妨先绕开。

Walter Grassroot (讨论贡献)

如果阁下放心,潘汉年的条目后续交给我来写。这个条目的撰写是有前后置关系,有些条目没有写好,后续的条目写起来都会很吃力。王明和博古的条目我已经写到GA,所以撰写潘汉年在1931年之前的历史,我相对比较清楚。1931年至1942年的关键人物是袁殊、扬帆,这两个条目写不好,潘汉年这段历史无法交代清楚,或者语焉不详、或者细节太多抓不住重点。1942年之后涉及敏感的新四军与日军问题,饶漱石和康生是前置条目。这些条目中,最容易撰写的是扬帆(不妨阁下先下笔这个),最难撰写的是康生(我计划近年把它克服)。这些写完后,潘汉年的条目框架就迎刃而解。

不要灰心,维基总有杂音,找到自己的节奏前行即可。

Unravel17 (讨论贡献)

哇,非常感谢大佬协助!我认为最好还要有李士群的资料,因为通敌叛国的指控其实大多与之相关。还有岩井英一《想象的上海》不知道是否有中文本,最好可以有懂日语的维基人能够协助,因为这大概是从日军角度最直接的史料了。潘汉年这个人物关系到当年中共大部分重量级人物,我只希望资料可以慢慢解密,慢慢还原这批人物的真相,而不是单纯贴个“好人”或者“坏人”的标签。

我觉得中国在文革中得到的最大经验教训之一,就是自上而下的抗拒人物品格二分法:大家开始寻求多元而且复杂的真相,抗拒直接评价一个人的好坏。我们长期以来信以为绝对真理,受到逻辑和事实的反思、挑战与改进,而不是政治狂热下无知的叫嚣和无所事事,只会让真理更加逼近真理。

Walter Grassroot (讨论贡献)

不客气,精通日语且乐于助人的目前活跃的是AT,有资料你可以向他请教。目前我找不到这本书的中译本。在76号出入的人都已经被脸谱化,要去撰写有困难,也会有风险,不妨先绕开。熟悉情报的官员在中国的地位安危很容易被其领导决定,这个也是中共初期比较典型的问题,当整体政治与军事力量薄弱的时候,情报的优势反而弥足珍贵。不像李克农后来在红区主持情报,潘汉年几乎一直活跃在情报前线,他就是中共在白区的最高公开代表。他的社会背景负责情况,不仅令当时中共敌人畏惧,也令中共内部畏惧。撰写这类人本身也是一种知识梳理和思维的挑战。挺好的,加油!

文革本身也是利弊相连的,我也一直都在跟着撰写文革条目(目前是写在1968年)。目前无论台湾、香港还是美国欧洲经历的内政矛盾、党同伐异之类的攻击事件,其实我们在文革十年已经高频、高强度地反复经历了,如果文革能够一直好好总结,我们未来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由Unravel17做出的摘要

塑料微珠

一年前,未能回复...

Bluedeck (讨论贡献)
通过您的塑料微珠条目,我学习到许多知识,谢谢您编纂的这个科学条目:D
Unravel17 (讨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