翦伯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翦伯赞(1898年4月14日-1968年12月18日),名象时,字伯赞以字行[1]维吾尔族湖南省桃源县枫树乡回维村人,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1952年至1968年)、历史系主任。中国著名馬克思主義历史学家,与范文澜一起系统地应用马克思主义方法,重新解释了中国历史,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曾参与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在历史学家吕振羽等人影响下,开始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中国社会和历史问题。五四运动以后被称为史学界的“马列五老”之一,与郭沫若吕振羽侯外庐范文澜并称为当时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代表人物。[2][3]

生平[编辑]

家庭[编辑]

翦伯赞的祖先是高昌维吾尔族哈勒巴士。明初,朱元璋册封哈勒八士为“荆襄都督”,赐姓“翦”,把义女杜叶公主赐给哈勒八士为妻。1373年,哈勒八士被封为镇南定国将军,加太子太保衔,在湖广辰州常德一带镇守。翦氏传至第七代时因事被革去官爵,后代在湖南桃源定居,或从商,或务农。翦伯赞的父亲翦万效晚清秀才,兼通数学,中华民国成立后受聘担任中学数学教师,被称为“翦几何”,还曾担任常德中学、常桃汉沅联合县立中学校长。[4][5]

早年[编辑]

1916年进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学习,不久又转入国立武昌商业专门学校(今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前身),1919年毕业。1924年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攻读经济专业。回国後研究史学历史哲学

民國時期[编辑]

他在1936年出版的《历史哲学教程》一书,从中国国情出发、系统阐述历史唯物主义的教科书,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著作。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1940年起,他长期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在重庆、上海等地从事统一战线和理论宣传工作,完成了《中国史纲》第一卷、第二卷和《中国史论集》等。[6]抗日战争期间,他撰写文章批判中国国民党,稱其政策“亲日独裁”。

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编辑]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翦伯赞转到北京大学,任历史学系教授兼系主任长达16年,任北大副校长6年。翦伯赞协同郭沫若范文澜等人筹建了中国历史学会。历任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

翦伯贊1952年嚴厲批判張東蓀的中間路線[7],1957年反右運動時著文嚴厲批判雷海宗向達、榮孟源為史學界的右派。[8]

文革前观点[编辑]

1961年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编选计划会议决定,委托翦伯赞主编《中国史纲要》,作为高校文科中国通史教材之用。上级部门鼓励翦伯赞按照共产党平素所主张的观点来写,于是中国从西周时期进入封建社会的学说写进了教材。郭沫若、翦伯赞肯定吕振羽的主张“殷商是奴隶社会”,也为教科书所用。1958年毛泽东多次为曹操翻案,说曹操是天下大乱时期出现的“非常之人”、“超世之杰”,是“代表正义一方的。”翦伯赞在1959年2月发表《应该替曹操恢复名誉》一文,说:“曹操不仅是三国豪族中第一流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并且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中有数的杰出人物,”长期把这样一个杰出人物当做奸臣,是不公平的。“我们应该替曹操摘去奸臣的帽子,替曹操恢复名誉。”毛泽东看了翦伯赞的文章后进一步发挥自己评曹操的观点,从评曹操这一特定历史人物的角度告诉人们:无产阶级就是要讲专政。[9]

翦伯赞继承了顾颉刚的“华夏族羌人起源说”[10],指出“在野蛮时代之初,分布于甘肃、青海一带的诸羌之族,亦开始新的迁徙,一批批羌人走下昆仑山,来到东方,创造了中华民族的早期文明。”[11]翦伯赞与费孝通、谭其骧、白寿彝、翁独健一同支撑起了‘自古论’和‘共创论’大厦的框架。[12]

翦伯赞指出,“过去以至现在,都是以大汉族主义为中心,处理中国的历史,因此,过去以至现在的中国史著述(都不是中国史,而是大汉族史。但是大汉族史,不是中国史)。”“研究中国史,首先应该抛弃那种以大汉族主义为中心之狭义的种族主义的立场,把自己超然于种族主义之外,用极客观的眼光,把大汉族及其以外之中国境内的诸种族,都当作中国史构成的历史单位”。[13]

文革中被迫害自杀[编辑]

文化大革命前,翦伯贊是历史学界历史主义派的主帅,研究了古代的许多历史事件。因其所持的让步政策的观点与毛泽东观点相左,以及反对姚文元吴晗的《海瑞罢官》的批判,1960年代後期即被批判。

1951年2月,翦伯赞在《学习》杂志上发表《论中国古代的农民战争》,指出:“每一次大暴动都或多或少推动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因为在每一次大暴动之后,新的统治者,为了恢复封建秩序,必须对农民作某种程度的让步,这就是说,必须或多或少减轻对农民的剥削和压迫,这样就减轻了封建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拘束,使得封建社会的生产力又有继续发展的可能,这样就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前进,因而中国历史上的每一个农民暴动或农民战争,可以说,都是中国封建社会向前发展的里程碑。”[14]

1961年以来,翦伯赞先后为历史专业组撰写了《对处理若干历史问题的初步意见》、《目前史学研究中存在的几个问题》、《关于处理中国史上的民族关系问题》等文章,针对当时史学研究中的一些观点,提出既要重视阶级观点,又要注意历史主义。这些文章很受时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文教小组成员的周扬的赞赏,分别刊发于《简报》和《通讯》。

翦伯赞在《对处理若干历史问题的初步意见》中,对他十年前在《论中国古代的农民战争》中的说法作了重要修改。他说:“在经历了一次大的农民战争以后,封建统治阶级为了恢复封建秩序,有时对农民作出一定程度的让步,但不是对每一次农民战争都让步,他们对于那些小的局部的农民战争是不会让步的。让不让,让多少,这要决定于阶级对抗的形势,决定于农民战争带来的阶级力量对比的变化。”[14]让步政策的主要意义为,每次农民革命战争推翻地主阶级的统治,改朝换代之后,新的王朝为了缓和阶级矛盾,恢复生产力的发展,会吸取前朝的教训,对农民阶级做一些让步,正是这些让步政策有力推动了历史的发展。

1965年12月,《红旗》杂志发表戚本禹的文章《为革命而研究历史》,对翦伯赞的历史观点进行了批判,攻击翦伯赞的观点是“超阶级”、“纯客观”的资产阶级观点。12月21日,毛泽东发话:“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1966年3月,《红旗》杂志又发表戚本禹等三人的文章《翦伯赞同志的历史观点应当批判》,给翦伯赞扣上“资产阶级史学代表人物”的帽子,说他的上述两篇文章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纲领”。[14]1966年3月28日-30日,毛泽东在上海三次同康生江青等人谈话,他说:北京市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要解散市委;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说吴晗、翦伯赞是学阀,上面还有包庇他们的大党阀(指彭真)。[15]

文化大革命初,被当作“反动学术权威”,被扣上“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帽子,备受肉体摧残,人格凌辱。毛泽东曾於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发出“最高指示”,特别提到“对北京大学的翦伯赞、冯友兰要给出路”。但江青的手下依然通过秘密成立的“翦伯赞专案组”,对其进行逼供,要求他证明1935年刘少奇国民政府谈判时有变节行为。翦於1968年12月18日夜,夫妻双双吃下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死时口袋内有两张纸条,一张说“实在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一张三呼毛主席万岁

官方平反[编辑]

1978年8月,中共中央领导人邓小平亲自批示:“我认为应予昭雪”,为他彻底平反昭雪。[16]1979年2月22日官方举办了他的追悼会。[17]

名言[编辑]

  • 史料譬如一堆散亂在地上的大錢,必須用一根繩才能把它贯串起來,這根繩就是馬克思主義[18]

著作[编辑]

主编《中国史纲要》,著有《中国历史哲学教程》、《中国史论集》、《中国史纲》、《历史问题论丛》、《先秦史》、《秦漢史》等。

評價[编辑]

余英時認為,翦伯赞對中國史的分期,代表了當時中國大陸史學界的正統,其中心系統不是從中國史的內部整理出來的,而是借自西方的現成模式。他在史學上的地位如何,恐怕要看後人是不是能從他的著作中繼續得到啟發。[1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多项措施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访中共桃源县委书记龚德汉. 中国民族报. 2013-04-12 [2014-12-31]. 
  2. ^ 马克思主义史学家
  3. ^ 中国人民大学. 书报资料中心,1999,《历史学》
  4. ^ 一代良史翦伯赞. 常德晚报. 2011-12-09 [2014-12-31]. 
  5. ^ 华中科技大学的维吾尔族教授翦天聪. 中国广播网. 2007-08-28 [2014-12-31]. 
  6. ^ 北京纪念翦伯赞诞辰110周年
  7. ^ 靳樹鵬. 翦伯贊為何逆毛澤東之意力挺李秀成?. 同舟共进 (新华网). 2014年5月4日. 
  8. ^ 朱正. 反右派鬥爭全史(下冊). 獨立作家-秀威出版. 2013-12-01: 182–183. ISBN 978-986-326-196-4. 
  9. ^ 三种猜测和两种误区 毛泽东缘何重评曹操
  10. ^ 顾颉刚,《从古籍中探索我国的西部民族——羌族》
  11. ^ 强卫在青海省文化改革发展大会上的讲话
  12. ^ 孙勇,《怎样认识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13. ^ 《翦伯赞全集》第3卷
  14. ^ 14.0 14.1 14.2 郑起东. 关于翦伯赞的“让步政策”论 是否符合历史事实?. 《北京日报》. 2010年4月29日. 
  15. ^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66年
  16. ^ 劉金田. 鄧小平推動冤假錯案的平反 (6). 人民網. 
  17. ^ 章詒和. 翦伯贊之死. 共识网. 2014-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18. ^ 《那時我們正年輕——北京大學歷史系系友回憶錄》,現代教育出版社,2007年
  19. ^ 余英時. 中國學術傳統破壞得太厲害. 騰訊歷史. 2010年7月29日. 

外部链接[编辑]

马克思主义史学五老
郭沫若 | 范文澜 | 翦伯赞 | 呂振羽 | 侯外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