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二次鸦片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聯軍之役)
鸦片战争的一部分
La bataille de Palikiao.jpg
八里橋之戰
日期1856年-1860年
地点
结果 英法胜利,签订《天津条约》、《北京條約
参战方
大清

大英帝國

秘密支援:
 荷蘭 (1859-60)

法蘭西第二帝國
 美國
Flag of the Russian Empire (black-yellow-white).svg 俄羅斯帝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咸豐帝
奕訢
僧格林沁
葉名琛
胜保
詹姆士·赫伯·格蘭特
西馬糜各厘
額爾金
沃爾斯利
孟托班
葛羅
卜羅德
詹姆士·阿姆斯壯
Flag of the Russian Empire (black-yellow-white).svg 尼古拉·穆拉维约夫
兵力
200,000人 :11,000人及173艘軍艦
:6,700人及33艘军舰
:3艘軍艦
Flag of the Russian Empire (black-yellow-white).svg:1艘军舰[1][2]
伤亡与损失
21500人傷亡[來源請求] 1000人傷亡(估計)[來源請求]

第二次鴉片戰爭(英語:Second Opium War;法語:Seconde guerre de l'opium),又稱英法聯軍之役,是公元1856年至1860年9月22日英國法國欲谋取在华更大利益,以亚罗号事件西林教案为导火索,组织英法联军入侵大清的戰爭,被認為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的延續;又被英国人称为「亞羅號戰爭」(Arrow War)、「英法對華遠征」(Anglo-French Expedition to China)或“第二次英中战争”(Second Anglo-Chinese War)。此次戰爭時是在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法國的波拿巴王朝時期、以及中國的清朝咸豐時期。

背景[编辑]

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英国原以为凭借中英《南京條约》所规定的通商關系,可以迅速打开中国市场,获取巨额利润。但是,由于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仍然居于统治地位,以致洋货经常滞销。同时,英国对华鸦片贸易的急剧增长,也直接排挤了其它工业商品的销售。英国既想尽量扩大鸦片贸易,又想大量销售商品,因而迫切要求中国增辟商埠,开放长江和内地贸易,减轻洋货转输内地的税收。当时法国也不满《黄埔条约》中关于只在通商城市设立天主堂的条款,力图取得深入中国内地传教的合法地位。

根据1844年《中美望厦条约》第34条规定“所有贸易及海面各款恐不无稍有变通之处,应候十二年后,两国派员公平酌办”。根据《南京條約》中的利益均沾原则,英、法、三國在1854年和1856年兩次提出修約要求,俄國也趁机谋求利益;但四國的修約要求並沒有得到清政府的允許,当时英、法正与俄国进行克里米亚战争,无暇东顾中国,“修约”问题也就暂时地搁置起来。[3]

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以英、法、撒丁尼亞王國鄂圖曼帝國等國获胜和奧地利帝國威脅加入戰爭而告结束,俄国在战争中受挫,转向东方发展。同年,美国联合英、法两国,再次要求清政府“修约”。软硬兼施,一面扬言“各国条约章程,必求更改,否则恐致生事”,一面又表示愿将便于在内河作战的蒸汽炮艇卖给清朝,帮助清廷对付太平天国。最后,咸丰皇帝态度有所松动,同意“择其事近情理无伤大体者变通一二条”,“以示羁縻”,“大段断无更改”,拒绝全面“修约”。[4]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广东民间反抗活动时有发生,《南京条约》規定英国官員可以住在城邑,由於当时两广总督耆英不遵守条约,令英国人七年来无法進入广州城。后来1849年履新的广东巡抚兼五口通商大臣叶名琛更对民间反抗活动采取默认态度,对一切外国的申诉置诸不理。加之新上任的皇帝咸丰极度反外。[5]發生於1856年10月的亞羅號事件,成為英、法聯合出兵中國的導火線。[6]

过程[编辑]

战争爆发[编辑]

英方描繪中國人在亞羅號上的粗暴行為,此被認為是英帝國的戰爭宣傳。畫作標題:《中國官員扯下了英國國旗!》

1856年10月8日,广州发生亚罗号事件广东水师在广州海珠炮台附近码头检查装有走私货物的“亚罗”号船,并逮捕了船上十二名有海盗嫌疑的中国船员。英领事巴夏礼称“亚罗号”曾在香港登记,要求释放全部被捕水手,为水师官员所拒。巴夏礼向公使包令报告中国水师在该船捕人时,曾扯落船上的英国国旗,有损英国的权利和荣誉,要求广州当局赔礼道歉、释放人犯。“亚罗”号是中国人苏亚成于1854年8月建造。苏亚成非法弄到一张港英执照,并雇用了一名叫亚罗的外国人在船上工作,便称“亚罗”船。1855年6月,该船转卖给另一中国商人方亚明。方又领取了一张自当年9月27日起有效期为一年的港英执照,并雇用一个英国人为船长。[7]该船雇用的水手中隐藏着海盗,凭借港英执照作掩护,从事鸦片走私和抢劫等活动。广东水师上船搜捕时,该船执照已经过期。但根据1856年5月29日香港颁布的《船舶注册条例》第十条,船舶在途未返回母港前注册执照过期并不会影响其所受到的保护,因此在法理上该船仍为港英籍船舶。而两广总督叶名琛则认为逮捕船上海盗,纯属中国内政,英国无权干涉,因此拒绝了巴夏礼的要求。叶名琛谓:“亚罗”船为华人所有,船上并未张英旗,此后中国官兵决不无故捕人,英人亦不得售予华船执照。10月10日,即事件发生的两天后,叶名琛允放水手9人,但巴夏礼拒收。10月16日,包令照会叶名琛:“如不速为弥补,自饬本国水师,将和约缺陷补足。”包令再命巴夏礼抗议,限二十四小时承认其全部条件,否则武力从事。葉名琛對英態度强硬,拒绝承认扯落英国国旗、不賠償、不道歉,只答應放人。[8]此舉令英國方面極為不滿,復以英國企圖修改《南京條約》亦遭清朝拒絕。10月23日,英国海军上将西马糜各厘迈可尔·西摩尔)率军舰三艘、划艇十餘隻、海军陆战队约二千人,向虎门口开进,揭开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序幕。[9]

第一次英法聯軍[编辑]

入侵廣州[编辑]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進入廣州

1856年10月23日,英军开始行动。英国海軍上將邁可爾·西摩爾率領3艘英艦穿越虎門,葉名琛以为英军自己会撤,连日去校场看乡试马箭,下令廣東水師後撤,亦不准開炮還擊。24日英國軍艦轟擊廣東南郊鳳凰崗砲台,砲台守兵奉令走避,炮旋即被毀。25日英軍連連攻陷海珠砲台以及商館一帶,並佔據城外全部的防禦工事[7]:55,直逼廣州城。26日葉名琛關閉粵海關中斷貿易,调集乡勇团练制造声势[8]:166。27日,英舰炮击督署,叶名琛“危坐二堂,绝无惧色”。29日,英军攻入城内,抢掠督署后退出,叶名琛因上香免于被俘,向朝廷奏称“大捷”,又纵粤民火焚城外各国商馆及洋行,一艘自广州开往香港的英国邮船亦遭劫。1857年1月,英军焚烧洋行附近民宅数千家,后退出省河。

1857年3月,英国巴麦尊内阁通过一项增加军费和增援远东英军的提案。4月20日,巴麦尊任命原驻加拿大总督额尔金及其弟卜魯斯为正副全权专使,率特别外交使团来华。同时,从本土和毛里求斯新加坡印度等英國殖民地共抽兵二千九百余人,组成远征军,以阿希伯纳姆为远征军海军司令,开赴中国。此外,英国照会法、美、俄等国,约其联合出兵。

另一方面,法国神父馬賴于1856年2月29日因違規深入內地傳教,被广西西林代理知县张鸣凤所杀,法國方面極為不滿,要求清廷賠償道歉,但為葉名琛拒絕[10]。法國遂以此為由聯合英国出兵中國。法皇拿破崙三世任命葛罗男爵为特命全权专使,率领一支法国远征军开赴中国,令其远东印度支那舰队司令里戈·德热努依里海军少将率舰队配合葛罗的行动。欲聯合美國,但美國僅以外交支持。而俄國外交代表以东正教团监护身份早先混入北京,后来則以调停人面目出现,藉機漁利。

1857年9月聯軍抵达广东洋面。11月,使额尔金使葛罗使列卫廉英语William Bradford Reed使普提雅廷齐集香港。12月12日,英、法公使额尔金、葛罗分别对叶名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入城、修约和赔款,并限十日内答复。在发出最后通牒的同时,英法联军舰队攻打虎门口。因未遭广东水师的任何拦阻,故得以迅速突入珠江内河,兵临广州城下。15日,英法数十艘舰船集结于珠江主航道上,炮击广州城。海军陆战队迅速登陆,为攻打广州城夺取立足点。20日,联军舰队进泊广州城五仙门外的珠江水面。额尔金和葛罗分乘炮艇从香港赶到。次日与两国海军司令在法舰上召开作战会议,决定于24日正午再次照会叶名琛,限其在48小时内交出广州城,并将军队全部撤到城外三十里,否则武力从事。27日晚,联军工兵连、爆破连占领二沙尾,攻城迹象明显。时叶名琛正在督署为自己举办寿宴,叶迷信扶乩,宣称:“乩语告知,十五日(12月30日)后便可无事……”此时距联军最后通牒仅距一天。28日英法联军攻击广州,次日攻入广州城内,清军与联军巷战。30日,广东巡抚柏贵和广州将军穆克德讷率清军退出城外,广州为英法联军占领。

1858年1月5日,两廣總督葉名琛为联军俘虜,被押往印度加尔各答,次年在囚禁中绝食而死。1月9日英法聯軍宣布與剛被復職的廣東巡撫柏貴(實際為傀儡)共同治理广州,並於2月11日自行解除封鎖和恢復广州的對外貿易,广州便一直由英法聯軍控制直到戰爭結束[11]

1858年3月,四国公使同往上海两江总督何桂清要求他们返回广东。而四国公使决定集结军舰,北上天津。4月中旬抵达白河口。4月24日,再照会北京,限六日内派全权大臣谈判。直隶总督谭廷襄斡旋拖延。同年4月英法聯軍北上攻打大沽口(位于今天津市濱海新區)。

第二次英法聯軍[编辑]

大沽口戰役[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