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灣公路大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深圳湾公路大桥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深圳灣公路大橋
Shenzhen Bay Bridge
Shenzhen Bay Bridge aerial view.jpg
空中俯瞰深圳灣公路大橋(向香港)
坐标22°28′20″N 113°57′36″E / 22.47222°N 113.96000°E / 22.47222; 113.96000坐标22°28′20″N 113°57′36″E / 22.47222°N 113.96000°E / 22.47222; 113.96000
承載HK Route10.svg 10號幹線
S3 广深沿江高速
6線雙程(3線線雙程及來回各1線路肩)
跨越深圳湾
地點 中国深圳南山區深圳灣口岸(包括 香港口岸區)- 香港元朗區鰲磡石與港深西部公路的交界處[1]
其他名稱
  • 深圳湾大桥
  • 深港西部通道
特性
类型单塔斜張橋
全长5.5公里(3.4英里)
寬度38.6米(127英尺)
橋墩数457
历史
开工日2003年8月28日
完工日2006年10月7日
造价9.02亿港元
开通日2007年7月1日
统计
通行费免費
地圖
大桥在广东,香港的位置

深圳灣公路大橋(英語:Shenzhen Bay Bridge),在工程期間與深圳灣口岸合稱為深港西部通道,是一條跨海公路橋,屬於香港10號幹線的一部份,橫跨深圳香港之間的后海灣中國大陸深圳灣),工程於2003年8月28日展開[2],香港段於2005年12月竣工[3]。2006年1月20日大橋香港段與深圳段合攏[3][4],於2007年7月1日通車。

深圳灣公路大橋之港深海界以北的段落(即深圳灣大橋深圳段)亦列為S3 广深沿江高速的一部份。

名稱[编辑]

建造經過[编辑]

建築簡介[编辑]

深圳灣公路大橋
深圳灣公路大橋於香港與深圳的邊界附近施工情況,圖中遠方為元朗區鰲磡石一帶。
深圳灣公路大橋日落景觀
深圳湾公路大桥远景

深圳灣公路大橋是一條獨塔單索面鋼箱樑斜拉橋及雙向六車道高速公路,起點位於香港元朗區鰲磡石,終點位於深圳南山區東角頭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1]。大橋全長5,545米,深圳段橋長約2,040米;香港段橋長約3,505米。設計行車時速100公里,是香港境内車速限制最高的大橋。全橋的樁柱共457支,共12對斜拉索,呈不對稱佈置,是全中國唯一傾斜的獨塔單索面橋。大橋落成後,來往港深兩地只需10至15分鐘。

大橋的建造按照深港雙方共同確定的「以粵港分界線為界,各自投資、共同建設、各自擁有、各自管理」的原則,大橋由港深兩地政府採用統一的建設標準和工期分別實施。[5] 建成後由香港政府負責大橋深圳段橋面的維護與經濟管理,而深圳段的橋墩仍由深圳方維護管理。

大橋的走線呈「S」形,旨在減輕橋身對后海灣水流的影響,而且比直路更能提高司機駕駛的警覺性,景觀亦較佳。斜拉橋港深兩段各有一個橋塔,各拉26條斜拉索,橋塔的設計會輕微傾斜,互仰向對方,象徵深港兩地緊密團結。[6]

深圳湾大桥北引桥设有立交桥以分流进入深圳湾口岸的货运车辆和客运车辆,同时兼备转换粤港两地道路通行方向的作用。[7]

為免工程影響沿岸環境,在興建大橋香港段時,更興建臨時鋼橋運送建材,而臨時橋於工程完成後拆除。[來源請求]

邊境禁區[编辑]

整條深圳灣公路大橋,被列作香港的禁區(按《公安條例》另行設立,而非一般邊境禁區)範圍,根據香港法例,進入或經過深圳灣公路大橋的過境旅客,必須持有有效旅遊證件,非過境人士必須持有「禁區通行許可證」。

日落时的靠近深圳一侧的塔桥

車速偵察[编辑]

2013年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建議斥資1,100萬港元深圳灣公路大橋出入點各設置安裝偵察平均車速攝影機系統,利用自動車牌識別系統計算各車輛有否超速,預計於2014年年底安裝及進行測試,為期一年,如果效果理想將會擴大系統覆蓋範圍[8]

開放時間與惡劣天氣之安排[编辑]

在惡劣天氣(如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懸掛時)下深圳灣公路大橋將暫停開放[9]

利用狀況[编辑]

爭議[编辑]

事故[编辑]

深圳灣公路大橋深圳段,於2010年曾出現移位[10]。而大橋亦不時發生車禍,部分司機歸咎於大橋的維修改道,引致車禍[11][12]

鋼纜折斷事件[编辑]

2019年2月15日,香港路政署進行例行檢查期間,發現大橋香港段近鰲磡石,大橋六條「外置預應力鋼纜」中有一條折斷,初步估計為生銹所致。記者會上路政署署長陳派明表示情況不常見,但稱結構安全[13]

不過有「香港橋王」之稱,路政署前副署長劉正光指「全世界很少有類似情况」,估計是受水氣影響而出現鏽蝕引致鋼纜被折斷。而資深土木工程師倪學仁認為成因與維修保養不足有關[14]。香港立法會議員譚文豪[15]、時事評論員兼工程師黎廣德香港工程師學會前會長兼土力工程處前處長陳健碩,均對事件表示關注[16]

根据调查报告,是由于建设期间对钢缆管道进行灌浆填充时出现失误,导致断裂位置未有灌浆到位,形成空腔,导致发生钢缆锈蚀断裂,由于冗余量足够(可以承受两条钢缆断裂),发现事故后立即封锁维护,一个月后完成断裂钢缆的更换工作。[17]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地政總署署長(黃仲衡代行). 第5527號公告:街道命名 (PDF).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憲報. 2007年8月24日, 11 (34) [2019年2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年2月9日). 
  2. ^ 廖翊. 写于深圳. 深港西部通道工程开工. 人民日报 (海外版) (北京). 新华社. 2003年8月29日 [2019年2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9日). 
  3. ^ 3.0 3.1 深圳湾公路大桥主体工程20日正式贯通. 新华社. 2006年1月20日 [2019年2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9日). 
  4. ^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深圳灣公路大橋合攏禮致辭全文 (新闻稿). 香港政府. 2006年1月20日 [2019年2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29日). 
  5. ^ 深港西部通道明年7月1日前通车. 深圳商报. 200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1) (中文(中国大陆)‎). 
  6. ^ 耗資22億 首條橫跨中港斜拉橋深港西部通道明年通車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香港蘋果日報,2004年6月12日
  7. ^ 公共服務 > 牌照服務 > 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 > 給駕駛者的提示.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署. [2016-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3). 
  8. ^ 深圳灣公路大橋 擬用新「捕快」測車輛均速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東方日報》 2013年5月21日
  9. ^ 古寧. 写于深圳. 李可為, 编. 受颱風影響 深圳灣口岸暫停通關. 文匯報 (香港). 2016年8月2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4日). 
  10. ^ 深圳灣大橋移位「整唔掂」. 東方日報 (香港: 東方報業集團). 2010年12月20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月12日) (中文(香港)‎). 
  11. ^ 抱病開工免影響同事 綠Van撞箭咀車司機亡. on.cc東網 (香港: 東方報業集團). 2017年5月22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中文(香港)‎). 
  12. ^ 小巴車禍:工程封路時地不定 司機難適應. on.cc東網 (香港: 東方報業集團). 2017年5月22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中文(香港)‎). 
  13. ^ 深圳灣大橋 斷纜爆恐慌. 東方日報 (香港: 東方報業集團). 2019年2月17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中文(香港)‎). 
  14. ^ 通車12年 深圳灣大橋斷鋼纜 路署認不常見 檢查全港同類橋. 明報. 2019-02-17 [2019-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8). 
  15. ^ Hong Kong transport subsidy scheme launches with minor hiccups for tap-and-go Octopus card top-ups at stores. 南華早報 (香港). 2019年2月17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6日) (英语). 
  16. ^ 疑灌漿出事致生銹 專家籲路署徹查. 東方日報 (香港: 東方報業集團). 2019年2月17日 [2019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中文(香港)‎). 
  17. ^ Investigation Report on Prestressing Tendon Failure Incident at Concrete Viaduct of Shenzhen Bay Bridge - Hong Kong Section (PDF). Highways Department. 2019-06-18. 

外部連結[编辑]

幹線標誌 香港10號幹線
深港西部通道深圳灣公路大橋 - 港深西部公路 - 藍地交匯處 - 屯門西繞道 (計劃中道路) - 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興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