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元 (歷史學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沈元
出生 沈元
中華民國上海
逝世 1970年4月18日(1970-04-18)(31–32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
教育程度 北京大學歷史系秦漢史專業(未及畢業)
亲属 父:沈鵬

沈元(1938年-1970年4月18日),中國歷史學者,在文革期間被標籤為政治賤民,是文革死難者

生平簡述[编辑]

沈元原籍浙江,一九三八年生於上海。據台灣新竹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記:“沈元是我的親表弟,小我6歲。”[1]“沈元出生不到一歲,中日戰爭就爆發,父親是一個出色的鐵道工程師,隨著政府撤離到西南,接著母親也帶了兄姐兩人跟去,他因為太小,就留下來由奶奶帶,等到抗戰勝利全家歸來,沈元已經7歲,父親也已在後方因公殉職。所以他從未真正地見過父親,而在稚齡亦未真正享受過父母的親情。”[1]

一九五五年以全國高考文史類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據北大同學回憶,沈元志存高遠,入學未久即對同學表示:我們就是將來的中國歷史學家。如此學業,如此放言,一時頗為引人注目。在北大學習期間,如其致師信中所言:幾無片刻休息。有大量參考書要看,要做摘錄。一下課就跑去圖書館,每餐後也儘速趕去等圖書館開門,否則搶不到座位。“我們進了圖書館,正像餓牛進入水草地”。然而敬業讀書的學子卻始終被目為“走成名成家的白專道路”。[來源請求]

在刻苦鑽研同時亦曾關心時事。一九五六年,在圖書館看到刊載蘇聯赫魯曉夫關於斯大林問題的秘密報告的英文報紙,遂將其主要內容譯出并與同學議論:一、《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居然不是信史;二、斯氏罪惡實有其制度根源。因此被當作極右學生批判。至1957年反右运动時,本來寧願在安靜的讀書環境中求知探史而不想厕身政治運動的沈元終被划為“右派份子”。翌年被開除學籍,遣送農村勞動改造三年,備受歧視摧殘。[1]

一九六一年“摘帽[註 1]之後以病弱之身回到北京。此後即閉門讀書,不問時事,潛心研究歷史。[1]

一九六二年,沈元的研究論文被推薦給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簡稱“學部”,即今中國社會科學院)副主任劉導生。又經推介給歷史學家、學部近代史研究所研究所副所長黎澍[2]黎澍和其他歷史學家看過這些論文後皆感震驚(據說郭沫若有言“這樣的文章我也寫不出”[來源請求]),同聲讚嘆其為難遇之才。而此後四年間,沈元命運在明暗兩界竟呈炭冰之判。

震動史學界的第一篇沈元作品是《〈急就篇〉研究》,由《歷史研究》主編黎澍在數篇沈作中選出在該刊發表,是從漢代蒙學課本中探求當時社會心態、研究出漢代社會狀況。黎澍并將當時處在街道居委會管下的沈元調入近代史研究所,安排在丁守和領導的思想史組[註 2]。其後,沈元又在《歷史研究》發表過屬於近現代史研究領域的《洪秀全與太平天國革命》和《馬克思主義與階級分析方法》(署名“張玉樓”),兩文均被《人民日報》轉載,前者得摘要一萬字[3],後者則系全文。如此際遇引出“沈元道路”一語,使學術界由衷欣喜。黎澍:“近代史研究要有十個沈元,面貌就能根本改觀。”周予同:“我舉雙手贊成沈元道路”。[2]

然而當日形勢之一面是學人激賞,另一面卻是當道左派如臨大敵。先是北京大學歷史系有人向中共主掌意識形態部門中宣部訴告,意謂沈之揚名是白專壓倒紅專,副部長周揚遂指示學部調查,以貶抑“沈元道路”,繼因丁守和對《馬克思主義與階級分析方法》一文愛不忍棄,使其另名發表,又被陰狀告至最高(由毛澤東的秘書田家英壓住,亟告好友黎澍“注意”即收斂),致使專心於學術的沈元在學術界被屏蔽無聲。[2]值得一提的是,現今存世之關於沈元的記述中,無一處顯示當年左派對沈元的文章學術有何意見,其一片咻咻,純是欲以人廢言及“寧草勿苗”的霸道。[來源請求]

迤至“文革”,文事皆休。“摘帽右派”沈元被掃地出門,非但不能再做學問,連存身度日也難。夫妻二人走到哪裡都會被人騷擾揪鬥。一九六八年,原本在生活中一貫循規蹈矩的一介書生[註 3]沈元求助無地,惶急之中異想天開,以黑鞋油塗面扮裝黑人欲進入某非洲國家駐華使館,被公安逮捕。公安部門竟將沈案交近代史所作“群眾討論”,高壓之下,乃無一人敢替沈元說話。一九七零年“一打三反”中,沈元被處死。[2]

身后[编辑]

1972年后,其家人才收到枪决通知,被索要5分钱的子弹费,其尸骨无存。[4] 其家人对沈元判决书表述指其所谓“化妆成黑人”投奔外国领事馆一事并不认可,认为那不符合他这个人一贯的思维方式和做事逻辑,而且宣判说辞也是矛盾百出,没有任何的人证物证。只是档案至今没有解密,沈元的姐姐沈蓓说在她有生之年不会放弃,唯有彻底搞清楚这个问题,才能彻底给沈元一个清白。 [4]

文革”後,黎澍劉導生提出為沈元平反正名,嗣由北京市公安局重審其案,結定撤銷原判宣告無罪。沈母知後痛哭“我不要(這張)紙,我要人啊!”[1]并提議搜集沈元遺作以為紀念,未果。而後由宋詒瑞編成出版於香港的《難以紀念的紀念》一書中收有沈元的遺作與遺稿[1][5]。沈元的姐姐只找到弟弟當年讀過的一本《漢書補注》,發現頁邊小字盡是沈元批語,乃結成《〈漢書補注〉批註》一書出版。[1][2]

姨妹何定芳,与沈文为同居关系,一直未婚。

遺作[编辑]

  • 《〈急就篇〉研究》,初刊於《歷史研究》1962年第3期。
  • 《洪秀全與太平天國革命》,初刊於《歷史研究》1963年第1期。
  • 《馬克思主義與階級分析方法》,以“張玉樓”署名發表於《歷史研究》。
  • 《〈漢書補注〉批註》,浙江杭州西泠印社2009年5月出版。

家族关系[编辑]

曾祖父沈善蒸,字立民,运筹学家。监生,袭职云骑尉。曾任上海广方言馆、浙江求知书院算学教习。著有《解代数》、《大器真诀解证》。与刘彝程合撰《广方言馆课艺》。[6]

祖父沈承怿,号伯欣,法国巴黎大学法学博士。留德留法,得法学理学双博士。[7]

大姑沈骏英,翻译家。二姑沈骊英,在威尔斯来女子大学研究植物学,得理学学士,后入康乃尔大学研究两年农学,1941年10月7日,猝发脑溢血,殉职于荣昌中央农业实验所内,终年仅四十。[8] 三姑沈骥英,毕业于协和医学院,儿童医学家。[9]

沈元的父亲是沈昌,浙江桐乡人,母亲是何宛芳,上海松江人,都出生于1905年。五四运动时,二人于南京相识,彼时为中学生,后结为夫妻。两家都是江浙的大户人家,几代人都与政治沾边。

沈昌中学时代投入五四运动,后被学校开除。自费前往美国,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机械工程,在康奈尔大学获工程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先后担任上海市政府秘书,赈务委员会秘书,镇江县县长,内政部简任技正,卫生部技正,导淮委员会委员。1927年调往北平,任平绥铁路局局长。1928年9月,任赈款委员会秘书长。嗣转任铁道部购料委员会主任委员、总机厂总经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西南运输处副主任。1938年交通、铁道两部合并,沈昌任材料司司长。后调任川滇铁路公司总经理,兼叙昆铁路工程局局长。洎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成立,复兼任滇越、川滇两线司令。后复兼任中国远征军随军铁路特派员,授中将司令军衔。

1942年4月,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甸失利,沈昌带领部队穿越野人山原始森林回国,三万多人仅剩三百余人,沈昌从150斤暴瘦到80余斤。后赶往重庆汇报战况、视察滇越铁路。

1942年中元节,回到云南家中。吃晚餐时,说了句眼睛疼,就因脑溢血倒了下去,年仅38岁。当时沈蓓随母亲在云南,沈荃在读中学,沈元在他奶奶身边。

大哥沈荃生于1929年,因家中困难,十六岁考上了不要学费的中央大学,是国民党的党校,一入学就是三青团员。未满三年,已修满学分。后又考上清华大学,成为钱钟书的得意门生。因“潜伏的反革命分子”被捕,判五年有期徒刑,但家人从未真正见过判决书。1953年,获判提前释放。而在提前释放的文件上,却再找不到“反革命”,只说他是三青团员。但他在土改中摆弄枪支所以被铺,后来在狱中劳动积极,协助办黑板报等,因表现良好提前释放。

因反革命帽子戴不上,错判错抓不平反的结果,沈荃从此终生戴着一顶“刑满释放分子”的帽子,成了一名无业游民。既已查实不是反革命,按政策,清华大学是应重新承认他的学历并分配工作的,至少可以重新复学,以有肺病而不批准,而实际上早已钙化。后来他被遣送新疆教书30年,一生未婚。1993年,随沈蓓迁往美国。死后,骨灰散在新疆。

二姐沈蓓生于1936年。1938年,何宛芳刚生下沈元后,因上海、镇江、南京相继沦陷,就带着沈蓓,艰难转移到西南大后方。抗战胜利后,与何宛芳回到江浙。1993年退休,到美国生活。1994年到2008年,担任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华人艺术团体,中美舞蹈社的艺术总监,举办大型公益演出,探访为中国抗战作过贡献的美国老兵或他们的后裔。20多年来,致力于中华文化的传播,是明尼苏达州的华人侨领。[4]

2015年9月,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作为国民党中将沈昌的女儿,沈蓓应邀回国在北京参加阅兵观礼,还代沈昌领取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给抗战有功人士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外事系统也向沈蓓本人,颁发了纪念牌。

註釋[编辑]

  1. ^ 其實絕非無“帽”。[來源請求]
  2. ^ 一說為被安排作黎澍的研究助手。
  3. ^ 北大,在沈元勞作過的村莊、管轄過他的居委會、曾經工作過的研究所、乃至他坐過的監牢,遇者識者皆稱道他是個待人以誠的好人。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沈君山:沈元遺著《〈漢書補注〉批註》序言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10-05.
  2. ^ 2.0 2.1 2.2 2.3 2.4 劉志琴:《沈元:一代知識分子的傷痛》載《炎黃春秋》2006年第5期
  3. ^ 《人民日報》1963年2月12日第五版整版《論洪秀全》。
  4. ^ 4.0 4.1 4.2 dapenti. 铂程斋--沈元家族命运考:被枪决的1955年文科状元(续篇). www.dapenti.com. [2018-04-01]. 
  5. ^ 《難以紀念的紀念——一個北大高材生之死》 作者: 宋詒瑞 出版社: 香港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 ISBN 9789629737122
  6. ^ 沈善蒸. [2018-04-01]. 
  7. ^ Chengyi Shen 沈承懌. geni_family_tree. [2018-04-01] (美国英语). 
  8. ^ Li-ying Shen 沈驪英. geni_family_tree. [2018-04-01] (美国英语). 
  9. ^ 沈骥英(亲). geni_family_tree. [2018-04-01] (美国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