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母m)是中古漢語的一個聲母,屬脣音幫組,次濁聲母。該聲母沒有開合口對立,可與所有四個配合。

其例字如下:

一等 二等 三等 四等
毛mau、母mux、妹muaih、沒muot 埋mrai、猛mrangx、慢mranh、麥mrek 謀miu、尾myoix、問myonh、目miuk、名mjeng、美miix、繆myh、滅mjet 眠men、酩mengx、麪menh、覓mek

擬音[编辑]

由於在大多數漢語方言、域外方音和對音中,明母的大多數字對應雙脣鼻音[m],因此音韻學界一致同意將明母擬爲[m]

明母各學者擬音
高本漢 李方桂 陸志韋 董同龢 李榮 王力 邵榮芬 蒲立本 周法高 鄭張尚芳 潘悟雲
m m m m m m m m m m m

上古來源[编辑]

大多數學者皆認為明母來自於上古漢語[m]聲母,從上古至中古並無重大變化。

各家分類[编辑]

守溫三十字母 三十六字母 陳澧 曾運乾 白涤洲 李榮 周法高
明、微 明、微 莫、武 莫、武

現代方言、語言中的讀音[编辑]

在相當多的方言中,脣音三等字的一部分(有些學者認爲是合口字,還有學者認爲是主要元音爲後元音,或者由於某些介音)轉變爲脣齒音。音韻學上稱這部分字爲輕脣音,而仍保持雙脣音發音的字爲重脣音。在三十六字母中,《切韻》系統中明母的重脣音仍稱明母,而輕脣音稱微母。同幫、滂、並三母比較,明母輕脣化的字較少,如北京音系東韻三等、鍾韻尤韻字,在幫、滂、並母讀輕脣,而明母爲重脣。而在廣州話中,儘管幫、滂、並母有輕脣字,明母全部爲重脣。

北京音系中,明母重脣字爲漢語拼音m [m](上表例字除尾、問二字),輕脣字(微母)爲w [w]或脣齒通音[ʋ]。有證據顯示,在近代漢語早期,如元代的《中原音韻》音系中,微母發音爲[v],不同於零聲母合口字的[w],以後二者合併,又在北京話中根據韻母性質重新分化。多數漢語官話方言的輕重脣分化情況類似北京音系。

粵語廣州話中,明母字全部讀[m],如“慢”(mranh,二等字,北京音系重脣)和“萬”(myanh,三等字,三十六字母屬微母)同音,皆爲[ma:n²²]。而在台山話等四邑方言中,明母字去鼻音化,成為略帶鼻音的雙唇濁塞音[mb]。

在大多數吳語中,明母字重脣讀[m],微母文讀爲脣齒濁擦音[v],同奉母,而微母白讀字(不斷退化中)仍讀[m]

多數閩語客語如同廣州話,皆保持[m]輔音。閩南語的情況較為特別,大部分明母字去鼻音化變成了雙唇濁塞音[b],但在鼻化韻和其他少數字依然保持[m],例如"馬"[ma](文讀,可比較其白讀念法[be])。這種情況尚可見於晉語,此外,根據敦煌出土的藏文文獻所記載的西北方音中,明母字亦有塞音化的現象。

域外方音[编辑]

朝鮮語中無脣齒音,明母字發音均爲雙脣音ㅁ[m]

日語明母字不分輕重脣,吳音仍爲ま行[m],而在漢音中塞化爲ば行[b]

越南語中明母字多數保持爲m [m],微母字爲輕脣音v [v],同云母合口,如“文”(myon,văn),而重紐四等字變爲d [z],如“民”(mjin,dân)。

中古早期漢語(切韻音)聲母
表中字母爲潘悟雲擬音的國際音標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p b m
舌音 t d n
ʈ ʈʰ ɖ ɳ
l
齒音 ts tsʰ dz s z
tʂʰ ʂ ʐ
tɕʰ 常(禪) ȵ ɕ ʑ
软腭音 k g ŋ
聲門音 ʔ ɦ j h ɦ
三十六字母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重脣音
輕脣音
舌音 舌頭音
舌上音
齒音 齒頭音
正齒音 穿
牙音
喉音
半舌音
半齒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