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哥华地区的华裔加拿大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华裔加拿大人大温哥华人口中占有相当的比例,特别是温哥华市列治文市本拿比市华裔的影响无处不在。[1]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预测,2031年大温地区的华裔人口将增长到80万人左右,占大温地区总人口的23%。届时,高加索人的比例将低于50%,成为少数民族。[2]

华裔加拿大人在大温地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温哥华建市的1886年。与北美其他地区一样,温哥华最初的华人主要来自广东省

从20世纪中期起,新一轮的移民潮一直延续到现在,第一波移民来自香港,随后是臺灣和中国大陆的移民潮。

历史[编辑]

温哥华建市前2年的1884年,布拉德内湾(Burrard Inlet)地区就生活着114名中国人,其中包括60名锯木工,30名厨师和洗衣工,10名店员,5名商人,3名已婚妇女和1名妓女。[3]

聚居[编辑]

根据2016年加拿大统计局人口普查数据,大温哥华地区有47.5万华裔人口,占大温地区总人口246万的19.3%。[4]由於華裔人口眾多,溫哥華獲得了“最有亞洲風情城市”的稱號。[5]位於大溫哥華地區列治文在2013年的華人人數已經比加拿大高加索人人數多,且被描述為“北美最具中國風情的城市”。[6]

區域分佈[编辑]

大溫哥華各個區域都有華人分佈[7]大溫哥華東南部約有40%的居民是華人,溫哥華南部的 Granville 和第49區也有華人分佈[8]溫哥華華埠為加拿大最大的唐人街[9]。1981年,在大溫哥華東區(溫哥華華埠士達孔拿)的華人人口已經到達了極限人數[10],到1990年代中期,Kerrisdale 和 Shaughnessy 地區已經有華人分佈。在這些華裔社區中,在20世紀初期開始建造大型現代風格的住宅,以代替新都鐸式和其他風格的房屋[11]。在列治文,有大量華人人口聚居。

祖籍來源[编辑]

1964年,大溫哥華地區有16,700名華人,大部分為四邑廣府人客家人約佔50人,中國北方人約佔50至60人。[12]1992年,大溫哥華地區為繼舊金山之後,北美第二多華裔分佈的地區。[13]至2009年,約有30%的大溫哥華居民有部分或更多的華人血統,祖先為純華人血統的最常見。[14]在2012年中國內地已經超越香港成為最多華人的來源地,第二多的來源地則是臺灣[15]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Dan Hiebert 在2013年研究預測,到2031年時,溫哥華的華人人口將達到80.9萬人。[6]

語言[编辑]

粵語大溫哥華華人的主要使用的漢語。粵語擴及到華人社區的廣播和電視節目製作中使用的廣告。[16]截至1964年,華裔客家人都會使用客家話廣東話[12]截至1970年,大溫哥華使用漢語客家話人數少於100人。[17]到2003年,由於來自中國內地非粵語區的移民人數增加,漢語普通話在媒體上開始出現。[16]到2012年,漢語普通話大溫哥華已經取代了廣東話列治文常見的漢語有普通話廣州話[18]

大温华人分布情况[编辑]

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编辑]

序号 城市 总人口(2016年) 华裔人口(2016年) 华裔比例(2016年)
1 列治文 198,309 104,185 52.5%[19]
* 大温A选区 16,133 5,995 37.2%[20]
2 本拿比 232,755 78,025 33.5%[21]
3 温哥华市 631,486 167,180 26.5%[22]
4 高贵林 139,284 28,935 20.8%[23]
5 西温市 42,473 7,680 18.1%[24]
6 安莫尔 2,210 250 11.2%
7 高贵林港 58,612 6,430 11.0%[25]
8 满地宝 33,551 3,430 10.2%[26]
9 新西敏市 70,996 7,020 9.9%[27]
10 素里 517,887 39,890 7.7%[28]
11 三角洲 102,238 7,685 7.5%[29]
12 贝卡拉 643 45 7.0%
13 北温区 85,935 5,820 6.8%[30]
14 白石市 19,952 1,190 6.0%
15 北温市 52,898 2,290 4.3%
16 兰里区 117,285 4,810 4.1%[31]
17 皮特草原 18,573 575 3.1%
18 枫树岭 82,256 2,340 2.8%
19 狮子湾 1,334 35 2.6%
20 兰里市 25,888 450 1.7%
21 宝云岛 3,680 25 0.7%

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编辑]

序号 城市 总人口(2011年) 华裔人口(2011年) 华裔比例(2011年)
1 列治文 189,305 91,890 49%[32]
2 本拿比 220,255 73,645 33%
3 温哥华市 590,210 163,230 28%
4 高贵林 125,015 23,750 19%
5 西温市 42,040 4,970 12%
6 满地宝 32,975 2,900 8.8%
6 高贵林港 55,958 4,835 8.6%
7 新西敏市 65,090 5,500 8.4%
8 北温区 83,555 5,270 6.3%
9 素里 463,340 28,480 6.1%
10 三角洲 99,863 5,690 5.7%
11 兰里区 103,140 3,055 3.0%
12 枫树岭 75,140 2,050 2.7%

名人[编辑]

华裔联邦国会议员[编辑]

华裔省议员[编辑]

华裔市议员[编辑]

公职人员[编辑]

政党领袖[编辑]

商人[编辑]

艺人[编辑]

其他[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温哥华华人:十年变迁 (PDF). 温哥华太阳报. [2017]. 
  2. ^ 温哥华,多伦多的中国人数量2031年将翻一番. 南华早报. [2017]. 
  3. ^ 咸水城:温哥华华人社区的故事. Paul Yee. [2017]. 
  4. ^ 2016年大温哥华地区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5. ^ FlorCruz, Michelle. "Vancouver Anti-Chinese-Language Movement Focused On Chinese Language Signs, Advertisements" (Archiv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July 17, 2014. Retrieved on October 20, 2014.
  6. ^ 6.0 6.1 Young, Ian. "Chinese numbers in Vancouver, Toronto to double by 2031."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aturday April 6, 2013. Updated Tuesday April 9, 2013. Print title: "Chinese in two cities to double by 2031." Retrieved on October 20, 2014.
  7. ^ Bloemraad, p. 62. "As evident in Map 2.2, those of Chinese ethnicity are dispersed throughout the city,[...]"
  8. ^ Todd, Douglas. "Mapping our ethnicity Part 2: China comes to Richmond" (Archive). Vancouver Sun. May 2, 2012. Retrieved on October 24, 2014. "Ethnic Chinese are also focused in south Vancouver around Granville and 49th, in central Burnaby around Kensington and Halifax streets and in pockets of northern Coquitlam."
  9. ^ Kurenoff, Gord. "Of restaurants and renewal in Vancouver’s modern Chinatown" (Archive). Vancouver Sun. October 20, 2014. Retrieved on February 16, 2015. "These are all indications that the revitalization project for Canada’s largest Chinatown now appears back on track after an intense decade of uncertainty and negative headlines, including detrimental reports of a mass exodus for Richmond’s newer Golden Village."
  10. ^ Ray, Halseth, and Johnson, p. 88.
  11. ^ Ray, Halseth, and Johnson, p. 82. "Vancouver's elite inner neighbourhood of Shaughnessy, as well as its upper middle class neighbour Kerrisdale, have attracted considerable media and academic attention in recent years due to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Chinese residents and the replacement of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homes inspired by traditional English architecture (often neo-Tudor or Arts & Crafts styles) with monster homes that draw heavily on postmodern architectural styles." - The sources in footnote 4 date to 1993 and 1995
  12. ^ 12.0 12.1 Willmott, Chinese Clan Associations in Vancouver, p. 33.
  13. ^ "Vancouver: Gateway to Alaska." Cruise Travel. March/April 1992. Lakeside Publishing Co. ISSN 0199-5111. Vol. 13, No. 5. p. 13.
  14. ^ Bloemraad, p. 52.
  1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hatty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6. ^ 16.0 16.1 Teo, p. 3.
  17. ^ Willmott, "Approaches to the Study of the Chinese in British Columbia," p. 39.
  18. ^ Crowe, Paul. "Dharma on the Move: Vancouver Buddhist Communities and Multiculturalism" (Chapter 6). In: Harding, John S., Victor Sōgen Hori, and Alexander Soucy. McGill-Queen's Press (MQUP), June 1, 2014. ISBN 0773590498, 9780773590496. Google Books PT 112.
  19. ^ 2016年列治文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0. ^ 2016年大温A选区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1. ^ 2016年本拿比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2. ^ 2016年温哥华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3. ^ 2016年高贵林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4. ^ 2016年西温哥华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5. ^ 2016年高贵林港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6. ^ 2016年满地宝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7. ^ 2016年新西敏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8. ^ 2016年素里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29. ^ 2016年三角洲市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30. ^ 2016年北温区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31. ^ 2016年兰里区人口普查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 2017. 
  32. ^ 列治文市种族概要 (PDF). 列治文市政府.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