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六通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五一六通知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民日报》五·一六通知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因其發表日期而被廣泛稱為“五·一六通知[1],是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所發出的一項通知,是文化大革命發起的標誌,[2]也成為十年文革的綱領性文件之一,當時被《紅旗雜誌》稱為“偉大的歷史文件”[3]

過程[编辑]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的前半部分以揭發所謂“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陰謀反黨集團”問題為主題。四人被革職審查,被稱為“彭羅陸楊事件”。後半部則議定了標誌性的《五·一六通知》[1]

內容[编辑]

《通知》宣佈撤銷《二月提綱》和原“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及其辦事機構,提出重新設立“文化革命小組”,隸屬於政治局常委會。這是為開展文革準備的組織措施。

《通知》列舉了《二月提綱》的十大罪狀,逐條批駁。它嚴厲批駁了《二月提綱》中提出的有破有立、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等正確觀點,要求實行無產階級在上層建築其中包括各個文化領域的專政。它指責《二月提綱》及其作者“反對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反對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文化革命路線,打擊無產階級左派,包庇資產階級右派,為資產階級復辟作輿論準備”。

由此《通知》為文革確定了一套理論、路線和方針。它認定,黨內、國內的政治形勢是學術界、教育界、新聞界、文藝界、出版界等文化領域的領導權都不在無產階級手裡;從中央到各省市自治區有一大批“混進黨裡、政府裡、軍隊裡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例如赫魯雪夫那樣的人物,他們正睡在我們的身旁”,“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所以文化革命的目的是對他們進行批判,“清洗這些人,有些則要調動他們的領導權”。它要求各級黨委立即停止執行《二月提綱》。

《五·一六通知》起草小組的領銜人物是康生陳伯達,參與者江青張春橋關鋒戚本禹等8人列席了這次政治局擴大會議。這些人員後來成為取代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的中央文革小組的班底。身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本人未出席會議,但議程是按他部署的揭發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錯誤”,由國家主席劉少奇主持、進行的。

《通知》原只有撤銷《二月提綱》一句話的技術說明,毛澤東提出要對此做理論說明;才組成一個檔起草小組。該通知改了無數稿,其中最重要的話全都是毛澤東自己加上去的。雖未明確提及“走資派”(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術語,但在“四清”綱領《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集的全國工作會議討論紀要》這份文件(1965年1月)早就事先預設,其基本含義已經包含在《通知》中了。

《通知》反映了毛澤東關於“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論點,被1981年6月中共《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認定為“左”傾錯誤的綱領,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定型於中共九大)奠定了基礎。它的通過和貫徹,標誌著“文化大革命”的全面發動。

性质[编辑]

五一六通知在发布后的一年内都属于中国共产党二级机密文件,只有17级以上的干部才能接触。1967年5月17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从此成为公开文件。[4]

參考文獻[编辑]

  • 金春明等编《“文革”时期怪事怪语》,求实出版社1989年版
  • 郑德荣等《新中国纪事1949—1984》,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

注释[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1.0 1.1 多維历史:《五·一六通知》全文
  2. ^ 13465, ck. 毛泽东审定“五一六通知”:一个标点都不许动_军事_中华网. military.china.com. [2017-05-16]. 
  3. ^ 五·一六通知:正式掀起文革狂潮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29.
  4. ^ MacFarquhar and Schoenhals, Mao's Last Revolution (2006),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ISBN 978-0-674-02748-0, page 41.

参见[编辑]